<thead id="1hafl"><del id="1hafl"><video id="1hafl"></video></del></thead>
      <i id="1hafl"><option id="1hafl"></option></i>

      <delect id="1hafl"></delect>
        <thead id="1hafl"></thead>

        <i id="1hafl"></i><object id="1hafl"><option id="1hafl"></option></object>
          <font id="1hafl"></font><i id="1hafl"></i>

          浙西南典型地區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福利水平影響

          摘要:以麗水、衢州、臺州等浙西南典型城市的留守兒童集聚區為研究對象,運用問卷調查和實地訪談方法,整理與分析親子分離對浙西南典型地區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生活福利、教育福利影響的相關數據,結果表明:浙西南典型地區留守兒童福利水平及其受親子分離屬性的影響存在一定的共同點:浙西南典型地區留守兒童生活福利水平較高,區域差異較小,而心理健康福利水平相對最低,尤其母親單獨外出情況下的留守兒童;在親子分離空間維度上,父母在國外的留守兒童福利水平比省外更高。除此之外,它們也存在一定的差異:在留守兒童總體福利水平方面,麗水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水平較低,而衢州、臺州留守兒童教育福利水平較低;在親子分離時長上,麗水父母外出7年以上的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水平最高,而衢州親子分離2-3年、4-5年的留守兒童學習成績卻較好,親子分離2-3年對留守兒童的心理健康福利的負面效應較大,與之相比,臺州隨著親子分離時長增大,其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生活福利和教育福利水平均呈下降趨勢;在親子間聯系頻率上,衢州親子間聯系頻率越低,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水平越低,幾乎不聯系的留守兒童各方面福利得分均較低,這與臺州市調查結果基本一致,與之相比,麗水市心理健康福利,生活福利和教育福利得分隨著聯系頻率的增加先增后減,可以看出親子聯系過于頻繁和聯系聯系間隔較長均不利于留守兒童的發展。由此可見,目前浙西南典型地區的留守兒童福利發展還存在諸多問題,主要包括母親角色缺失的負面影響較大,省域外親子分離空間負面影響大,首三年親子分離負面影響大,以及教師對留守兒童學習關注較少等?;诖?,本課題從政府、社會、學校、留守兒童父母等多個角度提出針對性的解決對策。

          關鍵詞:親子分離;留守兒童;福利水平;浙西南

          1   引言

              20世紀80年代以來,在市場經濟的大力推動下,以及改革開放后城鄉流動限制的解除,農村大量剩余勞動力為了獲取經濟收入外出務工,同時因外來務工者往往不能與遷入地居民同等地享有就業、社會保障、公共教育等公共政策,因而很難向遷入地實現家庭的整體遷移,更多地是選擇把非勞動力子女留在遷出地,進而出現大量的“親子分離”與“留守兒童”現象(陳剛,2016)。據統計,2016年中國農民工接近2.82億人,其中外出農民工超過1.69億人,同年中國留守兒童數量已超過6100萬人,占全國總人口的4.69%。

              留守兒童是指因父母雙方或一方流動,留在原籍不能與父母雙方共同生活的兒童(段成榮,2016),而親子分離是留守兒童最本質和最核心的特征(唐有財、符平,2011)。2016年,國務院強調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是一項重要而緊迫的任務,因為親子分離所引發的留守兒童心理、教育和健康等諸多問題,勢必會不利于我國可持續發展(徐文健、馮廷勇,2017)。正因為如此,留守兒童問題已成為人口學、教育學、心理學、社會學等領域學者研究的熱點(葉敬忠、孟祥丹,2010),但對親子分離與留守兒童問題之間具體的關聯機制缺乏認識和判斷(唐有財、符平,2011)。那么,親子分離如何對留守兒童群體內部福利水平產生不同的影響? 譬如,留守經歷對不同性別或不同年齡段的兒童的福利影響和意義是否相同? 留守時間較短的兒童與留守時間很長的兒童所存在的問題是否一樣? 雙親分離與單親分離對留守兒童的福利影響是否存在差異,如果存在差異,又體現在哪些方面? 諸如此類的問題都需要我們圍繞親子分離不同的具體模式和狀況做出更細致的研究,以期增進我們對親子分離與留守兒童問題之間具體關系的認識和理解,為農民工基于其子女成長角度來形成的外出打工決策提供一個更為科學的依據。

              浙江絕大部分留守兒童集中分布在麗水、臺州和金華等城市(浙江省團校研究中心,2016;朱小烽、馬云,2017),而這些城市隸屬于浙西南地區?;诖?,本課題從親子分離的形式、時間、空間、時機等維度,構建不同維度的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福利的影響的理論框架,然后以浙西南地區為例,對其理論框架進行驗證,具有重要的理論與現實意義。

          2   國內外研究進展及述評

              部分學者專門針對留守兒童自身存在的健康(廖傳景等,2015;周遵琴等,2015)、教育(聶鵬,2012;范先佐、郭清揚,2015)和生活(黃芳、凌輝,2018)等方面福利分析;還有學者運用質性研究方法,基于留守兒童福利的某種外部驅動力對留守兒童福利影響研究,如王樹濤和毛亞慶(2015)、侯珂等(2015)、楊鋮和劉建平(2017)、佘凌(2009)、陳曙和王京瓊(2016)、常芳等(2013)、夏小玲(2012)分別基于農村寄宿制、班級結構、家庭氛圍、體育參與、營養信息干預、音樂教育視角,探討其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的影響。目前針對留守兒童福利的研究越來越多,主要從心理健康、生理健康(或生活福利)及教育等方面展開(丁繼紅、徐寧吟,2018)?;诖?,嘗試從這三方面進行文獻歸納與梳理。

              2.1 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生活福利影響研究

              (1)親子分離是否影響留守兒童飲食行為習慣存在爭議。部分學者認為,親子分離導致留守兒童產生不良飲食習慣(吳玉菊,2013),城市學齡兒童無論在飲食習慣上,還是在膳食營養攝入方面,均優于留守兒童(葉心明等,2016),這與魏惠蘭等(2017)研究結論則恰好相反。

              (2)親子分離是否影響留守兒童同伴關系存在不確定性。孫曉軍等(2010)調查發現,留守兒童表現出更多的友誼沖突或背叛,這與羅曉路和李天然(2015)的研究結論基本一致,而黃芳和凌輝(2018)研究則認為,與非留守初中生相比,親子分離對留守初中生在同伴欺負狀況上并無顯著性差異。

              2.2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影響研究

              (1)親子分離是否提升留守兒童營養健康存在爭議。目前關于留守兒童營養健康問題的研究很少(龔正濤和楊勤,2009)。部分學者研究發現,我國農村父母外出務工導致親子分離,但可增加家庭收入,這對留守兒童的營養健康產生正向影響(陳玥和趙忠,2012),但也有學者發現該影響具有一定的不確定性(田旭等,2017;孫文凱、王乙杰,2016)。Nguyen(2016)在此基礎上進一步發現,親子分離對不同經濟發展水平國家的留守兒童健康影響存在差異。

              (2)親子分離是否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產生負面影響存爭議。部分學者認為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具有顯著的負面影響,表現在三個方面:親子分離對不同性別、不同年級留守兒童心理健康影響差異;不同親子分離時間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影響差異(朱斯琴,2016;劉紅艷等,2017)。與之相比,還有學者則認為親子分離未必會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產生消極影響(Stevens & Vollebergh,2008;Gao et al.,2010;徐為民等,2007)。

              2.3 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教育福利影響研究

              (1)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教育機會影響存在爭議。部分學者認為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就學率具有負面影響,父母未遷移的子女在就學率和上學時長(年份) 上更好(段成榮等,2005;McKenzie & Rapoport,2006;Lee,2011;Yao,2012;潘璐和葉敬忠,2014)。與之相比,部分學者則認為親子分離利于提升留守兒童教育機會(段成榮等,2014;聯合國兒基會研究報告,2013),因為外出務工父母的匯款能為留守兒童接受教育提供必要的資金支持,利于提升農村留守兒童教育機會(段成榮等,2014;Yang,2004;Borraz,2005;Bryant,2005;Hu,2012)。在此基礎上,還有學者研究發現留守兒童不同教育階段與親子分離不同模式對留守兒童受教育機會影響不同(楊菊華、段成榮,2008;楊菊華,2011)。

              (2)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教育結果影響尚無定論。大部分學者認為,親子分離對農村留守男童的學習成績有顯著負面影響(肖向梅等,2012;鄭磊、吳映雄,2014;薛海平等,2014;姚嘉等,2016;Kandel & Kao,2001;Amuedo-Dorantes & Pozo,2006; Heckman & Kautz,2016;丁繼紅、徐寧吟,2018),而且這種負面影響不太可能通過提高家庭收人來抵消(陶然、周敏慧,2012)。部分學者研究結論與此相反,認為親子分離對傳統農村留守兒童及僑鄉留守兒童的學習成績均具有正向的積極影響,因為父母外出打工所寄回的匯款能減少這種負面影響(胡楓、李善同,2009;Stark and Bloom,1985;Stark and Taylor,1991)。與國際務工、移民不同,我國鄉城間流動的農民工人力資本水平較低,其外務工所寄回的較少匯款能否減少父母照料缺失對留守兒童教育的負面影響值得懷疑(姚嘉等,2016)。還有研究認為,留守兒童的學業成績與非留守兒童相比并沒有必然的優勢和劣勢,親子分離與留守兒童學業成績并沒有顯著的關系(李慶豐,2002;雷萬鵬,2011)。

              2.4 評述

              綜上所述,已有關于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福利水平影響研究日益增多,但仍然存在如下不足:①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生活、心理健康和教育方面影響的研究結論依然存在諸多爭議,尚無定論,同時已有研究主要基于心理學、社會學、人口學和教育學等理論;②已有研究主要將“親子分離”作為研究背景而非研究視角,缺乏剖析親子分離的模式、時刻、時長、距離以及溝通的頻率等多個維度對留守兒童福利水平的影響;③ 傳統針對留守兒童的研究區域主要集中于我國中西部經濟發展滯后地區,缺乏對東部經濟發達地區留守兒童問題的關注。

              鑒于此,本研究嘗試融合社會學、心理學、社會學、人口學和教育學等理論,構建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福利水平影響的理論分析框架,并以浙西南地區為例,探討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福利水平的作用機理及空間效應,這也是本課題在學術上的承接和創新所在。

          3   研究設計

              3.1 指標體系構建

              3.1.1親子分離屬性界定

              (1)親子分離形式包括單親與子女分離、雙親與子女分離;單親與子女分離又分為父親單獨與子女分離、母親單獨與子女分離兩種情況

              (2)親子分離時間維度主要是指父母外出打工從而與孩子分開的時間長度, 即兒童留守的時間長度,在此通過父母外出打工的年數來反映;

              (3)親子分離空間維度主要是指父母親外出打工的地理距離,問卷中提供了本市內、省內其他城市、省外、國外、不清楚等選項;

              (4)親子分離是一個空間和時間分隔, 但并不代表親子之間聯系和溝通的中斷,而親子間聯系的頻率可以一定程度上彌補由于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造成的負面影響。 

              3.1.2 留守兒童福利水平指標體系構建

              在問卷設計過程中,將留守兒童對福利水平涉及滿意度方面指標主要包括非常滿意、比較滿意、不太滿意、不滿意四個等級,在此對其進行分別賦值100分、75分、50分和25分。結合兒童福利相關理論及評價方法的基礎上,提取對留守兒童福利影響程度最大的幾個指標作為評價的一級指標、二級指標和三級指標。然后將其進行歸并分類,利用熵值法計算出各項指標的權重(表1)。

          表1 留守兒童福利水平指標體系構建

          一級指標

          二級指標

          三級指標

          三級指標權重Wi

          心理福利

          情緒

          抑郁    

          0.0856

          暴躁

          0.0557

          情緒影響性

          0.0621

          意志品質

          壓力感

          0.0892

          你喜歡挑戰自我嗎?

          0.0662

          解決困難

          0.0339

          自信與自尊

          自我認同

          0.1166

          自信程度

          0.0693

          自我價值

          0.0693

          自我滿意

          0.0626

          注意力

          走神

          0.0716

          社會交往

          孤獨感

          0.0993

          社會交往

          0.0424

          環境適應能力

          環境適應力

          0.0755

          生活福利

          衣著衛生

          夏天洗澡頻率

          0.0040

          冬天洗澡頻率

          0.0319

          衣服美觀情況

          0.0223

          家務

          做家務量

          0.0483

          做家務種類

          0.0350

          零花錢

          零花錢情況

          0.0564

          娛樂與作息

          看電視與打游戲時間

          0.0331

          監護人監控看電視與打游戲情況

          0.0308

          生活作息規律情況

          0.0310

          自理能力

          自我照顧能力

          0.0166

          身體健康

          購買醫療保險

          0.0460

          注射疫苗情況

          0.0404

          疾病情況

          0.0291

          鍛煉身體情況

          0.0278

          體檢頻率

          0.0373

          飲食和營養

          規律吃飯情況

          0.0240

          飲食營養情況

          0.0259

          對飲食的滿意情況

          0.0188

          額外營養品情況

          0.0617

          收到的營養補貼情況

          0.1103

          社會交往

          受欺負情況

          0.0487

          與監護人的矛盾情況

          0.0326

          與監護人說心里話情況

          0.0882

          對監護人的照顧的滿意情況

          0.0185

          喜歡班集體情況

          0.0172

          喜歡朋友情況

          0.0194

          現階段與朋友的人際關系

          0.0232

          與鄰居交往情況

          0.0200

          教育福利

          學習習慣

          學習計劃性

          0.0736

          課前預習情況

          0.0535

          課后復習情況

          0.0607

          完成作業及時性

          0.0350

          聽課習慣

          0.0647

          聽課注意力

          0.0205

          學習情況

          上學期的期末成績

          0.0564

          對學習的喜愛程度

          0.0264

          學習能力

          0.0587

          課外書籍閱讀量

          0.0479

          學習狀況滿意度

          0.0399

          老師

          對學習有助的事

          0.0613

          老師關心程度

          0.0345

          對老師的喜愛程度

          0.0241

          對老師的教學水平滿意度

          0.0135

          父母

          父母對學習的期望

          0.0181

          父母對學習的關心程度

          0.0135

          參加輔導班自主性

          0.0842

          監護人輔導能力

          0.0861

          父母和老師聯系頻率

          0.0558

          監護人與老師的聯系頻率

          0.0707

              3.2 技術路線

              根據此本課題的研究內容和研究目標,設計下列技術路線:

          image.png

              3.3 研究方法與數據來源

              3.3.1 研究方法

              (1) 問卷調查法

              主要運用問卷調查法獲取各項親子分離指標、留守兒童福利等相關指標得分然后剔除無效問卷,再將問卷信息進行錄入數據庫,最后在此基礎上,評價留守兒童福利水平以及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福利的影響。

              (2)定性與定量相結合

          在定性分析的基礎上,定量測度臺州、衢州、麗水等浙西南典型地區的留守兒童福利水平及其受親子分離不同屬性要素的影響程度。具體首先量化調查問卷中親子分離屬性以及留守兒童福利指標,然后對各分項指標加權匯總,得到各福利一級指標綜合得分:

                   image007.png                                                                     1

          式中image.png為生活福利、教育福利或心理健康福利的綜合得分,image.png為熵值法得出的權重,image.png為三級指標下的滿意度得分,而各項二級指標得分為:

          1565749871553018.png                           2

          式中:image.png為二級指標得分;image.png為某項二級指標的權重之和;image.png為各個三級指標下的滿意度得分。

          Si = (Ai *100+Bi*75+Ci *50+Di*25)/ Ni   3

          式中:Si為第 i 個指標的福利滿意度評價得分值,i=1, 2, 3,, 16;

          Ni 為回收的有效問卷的總樣本數;Ai,Bi,Ci,Di分別代表第 i 個評價因子在有效問卷中程度由低到高的四個等級。

          (3)實地訪談法

              為了更全面搜集與整理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福利水平影響,在問卷調查的基礎上,進一步隨機對部分留守兒童、教師、學校門衛以及學校內部或外部的小賣部售貨員等。

              3.3.2 數據來源

              由于本文研究的是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福利影響情況,而1-2年級的兒童信息接受能力較弱,因此,本文研究的范圍是3-6年級的兒童。 基于浙江臺州市的尤溪鎮中心校、麗水的禎旺鄉小學、衢州的蓮花鎮中心小學與廿里鎮小學,面向部分留守兒童與非留守兒童發放問卷,并通過問卷星、Excel等軟件將數據信息化來建立問卷調查數據。本次調查共發放362份,其中有效回收問卷345份,問卷有效率為95.30%(表2)。

          表2 浙西南典型地區問卷調查學校及留守兒童情況

          學校名稱

          三年級

          四年級

          五年級

          六年級

          小計

          麗水禎旺鄉小學

          6(8.11%)

          23(31.08%)

          22(29.73%)

          21(28.38%)

          74

          衢州廿里鎮小學

          0(0%)

          0(0%)

          1(2.27%)

          43(97.73%)

          44

          衢州蓮花鎮中心小學

          0(0%)

          0(0%)

          59(62.11%)

          36(37.89%)

          95

          臺州尤溪鎮小學

          30(22.73%)

          15(11.36%)

          35(26.52%)

          50(37.88%)

          132


          4   調查結果分析

              4.1 留守兒童與非留守兒童福利水平的總體差異

              4.1.1 留守兒童與非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差異

              留守兒童在情緒、意志品質、自信與自尊方面得分低于非留守兒童,尤其自信與自尊方面差距較大。留守兒童通常與父母分離,與隔輩親人生活在一起,與父母的交流一般通過電話、視頻等方式,缺乏親子間的深層次的交流(圖1)。此外,留守兒童在注意力、社會交往、環境適應力等方面得分高于非留守兒童,這主要因為留守兒童父母在外工作,其家庭因素比較簡單甚至空白,暫沒有非常眷戀對象,這也會倒逼他們需要認識新的朋友,需要與更多的人交流,進而增強了其社會交往和環境適應力。

          image010.png

          圖1 留守兒童與非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比較

              4.1.2 留守兒童與非留守兒童生活福利差異

              留守兒童與非留守兒童在生活福利上各指標得分相近。其中非留守兒童在衣著衛生、自理能力、身體健康、社會交往方面得分略高于留守兒童,而在家務、零花錢、娛樂與作息、飲食和營養方面略低于留守兒童(圖2)。彼此得分差值大于1的表現在零花錢、娛樂與作息、飲食和營養上,而且是非留守兒童得分均低于留守兒童(表3)。

          image011.png

          圖2 留守兒童和非留守兒童生活福利各指標情況對比

          表3 留守兒童與非留守兒童生活福利比較

          衣著

          衛生

          家務

          零花錢

          娛樂與

          作息

          自理能力

          身體

          健康

          飲食和

          營養

          社會

          交往

          非留守兒童

          76.92

          69.02

          66.45

          78.66

          83.77

          73.10

          59.16

          73.24

          留守兒童

          75.95

          69.22

          68.18

          80.53

          83.55

          72.45

          61.53

          72.55

          兩者差值

          0.97

          -0.19

          -1.73

          -1.87

          0.22

          0.65

          -2.37

          0.69

              4.1.3 留守兒童與非留守兒童教育福利差異

              通過計算可知,留守兒童教育福利方面總體得分為68.38分,非留守兒童的平均得分為68.36分,可見,在教育福利方面留守兒童的得分高于非留守兒童。

              留守兒童的學習習慣和非留守兒童相當,在預習和上課聽講方面均高于非留守兒童,但在學習計劃性、課后復習習慣與及時完成作業方面略低于非留守兒童。

              在學習情況上,留守兒童成績低于非留守兒童,且在課外閱讀量上,留守兒童不如非留守兒童;留守兒童對自身的學習情況并不滿意,認為自己有更大的提升空間;留守兒童對學習的喜愛程度遠高于非留守兒童。

              留守兒童教育福利得分高于非留守兒童,因為留守兒童父母對孩子學習期待與關注更高,而非留守兒童覺得父母關心不夠(表4)。父母學歷越高,留守兒童學習的習慣越好(圖3)。

              教師受到非留守兒童的喜愛程度更高,對留守兒童的關心不夠,且老師對留守兒童的心理問題關注較多,但對留守兒童學習情況的關注較低,如對留守兒童家訪頻率低于非留守兒童(表5)。

          表4  留守兒童與非留守兒童父母關心的方式對比

          父母關

          心方式

          叮囑

          學習

          購買大

          量書籍

          進行作

          業輔導

          與老師

          聯系

          報輔

          導班

          不關心

          留守兒童

          87.01%

          27.27%

          24.24%

          14.72%

          22.51%

          0.87%

          非留守兒童

          73.68%

          25.44%

          29.82%

          8.77%

          28.95%

          6.14%

          表5 留守兒童與非留守兒童父母關心的方式對比

          老師關心方式

          定期家訪

          找你談心

          進行輔導

          其他

          留守兒童

          23.81%

          25.97%

          53.68%

          22.51%

          非留守兒童

          27.19%

          19.30%

          62.28%

          24.56%

          image012.png

          圖3浙西南典型地區留守兒童和非留守教育福利各指標得分

          image013.png

          圖4 浙西南典型地區母親文化水平對留守兒童教育福利影響

             4.2 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福利總體影響

             麗水留守兒童生活福利水平較高,心理健康福利水平較低。其中母親單獨外出情況下,心理健康福利得分最低;在親子分離空間維度下,父母在國外工作的心理健康得分最高,在國外工作的留守兒童的父母自身素質較高,對孩子關心也比較全面;在親子分離時間維度下,父母外出工作7年以上的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得分最高,其在父母外出工作的長時間里,逐漸適應了父母不在身邊并且自我心理調節能力也在增強;在親子聯系頻率上,心理健康、生活福利與教育福利隨著聯系頻率的增加先增后減,可以看出親子聯系過于頻繁和聯系間隔時間較長均不利于留守兒童的發展。

              衢州的留守兒童生福利水平較高,教育福利水平較低。在親子分離形式方面,母親外出的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得分最低,對孩子的教育影響也最大,而父親外出的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得分最高,可見母親對孩子的陪伴與關心對孩子心理健康影響尤為重要;親子分離不同屬性下的留守兒童生活福利水平均較好,可見父母外出均給孩子提供了良好的生活保障;在分離空間維度上,父母在國外的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生活和教育方面福利都遠遠超過其他留守兒童,尤其心理健康方面,親子分離空間維度對留守兒童生活福利影響差異較小,對教育方面影響呈現親子分離距離越遠,其正向作用越高。與之相比,父母在省外的留守兒童心理健康受到的負面影響最嚴重,可見,親子分離空間距離也并非越遠越好。在親子分離時間上,親子分離2-3年對留守兒童的心理健康福利的負面效應較大,而親子分離2-3年、4-5年的留守兒童成績較好,而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生活福利影響差異較??;在親子聯系頻率上,親子聯系頻率越低,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得分越低,幾乎不聯系的留守兒童各方面福利得分均較低,可見親子經常聯系對孩子成長非常重要。

              臺州的留守兒童心理健康水平較高,教育福利水平較低。不同親子分離屬性下的留守兒童生活福利得分差異不大。隨著親子分離時間的延長與親子聯系頻率的降低,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生活福利和教育福利均出現下降,而親子分離時間達到7年及以上時的留守兒童生活福利得分出現上升;與父母均外出,母親外出相比,父親外出的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生活和教育福利得分偏高,這是因為母親比父親或者其他監護人對子女的生活照顧、教育監督、心理觀察均具有明顯優勢。 在親子分離空間維度下,父母在省內其他城市工作的留守兒童的三種福利得分比父母在省外、本市內的要高;父母在國外的留守兒童心理健康與教育福利水平最高,生活福利也較高,這與在國外的父母往往有著較高的文化素質,其能為留守兒童提供堅實的物質生活基礎有關,更懂得如何照顧孩子。

          image014.png

          圖5 浙西南典型地區親子分屬性對留守兒童福利的影響

              4.3 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影響

              4.3.1 親子分離形式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影響

              麗水留守兒童在父母均外出的情況下,情緒、意志品質、自信與自尊、環境適應力得分均最高,因為在父母均外出的留守兒童往往會主動自己調整其心態,變得更加獨立以適應環境;衢州留守兒童在父親單獨外出的情況下,情緒、意志品質、自信與自尊、注意力、社會交往得分均最高;臺州留守兒童情緒得分最高是父親單獨外出,父母均外出得分最低;意志品質、自信與自尊得分最高的均是父母均外出,得分最低的均是母親單獨外出;注意力得分最高的是母親單獨外出,最低的是父母均外出;社會交往得分最高的是父親單獨外出,最低的是母親單獨外出;環境適應力得分最高的是母親外出,最低的是父親單獨外出。

          image017.png

          圖6 浙西南典型地區親子分離形式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影響

              4.3.2 親子分離時間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影響

              麗水留守兒童心理健康情緒、意志品質得分最高的是分離時長7年以上,而低分多現在分離時間1-3年的狀態,留守兒童逐漸在適應父母不在身邊的狀態。衢州和臺州,心理健康各項得分出現在分離時間較短的階段,而低分均為7年以上,長時間的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的心理已經造成了一定負面影響。

          image018.png

          圖7 浙西南典型地區親子分離時間維度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影響

              4.3.3 親子分離空間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影響

              浙西南三個典型地區的心理健康分指標得分最高的均是父母在國外工作的,而在省外工作的則得分相對較低,這因為在國外工作的留守兒童父母文化素質相對較高,其往往教育理念及方法更為先進與科學,其對留守兒童往往產生積極正面影響,同時父母在國外工作,也給留守兒童帶來新觀念,使得留守兒童心理健康良好。

          image019.png

          圖8 浙西南典型地區親子分離空間維度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影響

              4.3.4 親子聯系頻率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影響

              總體來看,親子聯系頻率下的臺州留守兒童心理健康水平較高,受親子聯系頻率的影響較小,而麗水和衢州留守兒童心理健康各指標得分隨著親子聯系頻率的下降而下降,可以看出父母與子女的聯系對留守兒童的心理健康非常重要。

          image020.png

          圖9 浙西南典型地區親子聯系頻率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影響

              4.4 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生活福利影響

              4.4.1 親子分離形式對留守兒童生活福利影響

              父母均外出的留守兒童的監護人大多是爺爺、奶奶,其對留守兒童的衣著美觀程度以及衛生情況關注有限,因此,三個地區父母均外出的留守兒童的衣著衛生得分均很低;父親外出的情況下,母親往往能夠細致地在生活上照顧留守兒童;母親外出的情況下,父親對零花錢的管制一般較為寬松,因此在三個地區母親外出的留守兒童零花錢得分比父母均外出、父親外出的情況下高。在親子分離形式下,三個地區留守兒童在家務、自理能力、身體健康、飲食和營養、社會交往等方面差異顯著,其中最高值與最低值間超過10分(圖10)。當父母均外出時,麗水留守兒童的飲食營養得分要超出臺州、衢州10分多;當只有父親外出時,麗水留守兒童的飲食營養得分仍要超出衢州與臺州,同時臺州留守兒童在家務上的得分要遠高于麗水。

          image021.png

          圖10浙西南典型地區親子分離形式對留守兒童生活福利影響

              當母親外出時,臺州留守兒童的家務得分要遠高于衢州、麗水;臺州留守兒童的自理能力得分要遠高于麗水;衢州留守兒童的身體健康得分要遠高于麗水;麗水留守兒童的飲食和營養得分要遠高于臺州;臺州留守兒童的社會交往得分要遠高于麗水。

          image022.png

          圖11 親子分離形式下的留守兒童生活福利各項指標最大差值圖

              4.4.2 親子分離時間對留守兒童生活福利影響

              隨著父母外出時間增加,麗水留守兒童衣著衛生得分下降,家務得分則上升,零花錢、娛樂與作息較穩定;自理能力先上升后下降,而且顯著下降出現在父母外出7年以上,衢州與臺州也出現類似情況;衢州衣著衛生、家務、自理能力、社會交往得分隨父母外出時間增加而上升,但至外出時間7年以上后,得分均驟降,而零花錢、娛樂與作息、身體健康、飲食營養得分較穩定;臺州留守兒童的社會交往得分隨父母外出時間增加而下降,家務得分較穩定,而娛樂作息時間總體呈現上升趨勢(圖12)。

          image023.png

          圖12親子分離時長下的留守兒童生活福利各指標比較

              不同親子分離時長下,三個城市在娛樂與作息、飲食和營養、社會交往、自理能力、零花錢等方面差異顯著,其最高得分與最低得分差異大于10分;在娛樂與休息上,親子分離時長從一年以下到6-7年之間,麗水留守兒童得分均低于衢州、臺州(圖13)。

          image024.png

          圖13親子分離時長下的浙西南典型地區生活福利指標最大差值

              4.4.3 親子分離空間對留守兒童生活福利影響

              臺州父母在省內其他城市工作的留守兒童生活福利水平總體較高,其社會交往、飲食和營養、身體健康、自理能力、娛樂作息的得分高于同地區父母在本市內、省外的得分;衢州父母在省內工作的留守兒童零花錢、身體健康、飲食和營養、身體健康、社會交往上的得分高于同地區父母在市內、省外的得分;麗水父母在省外工作的留守兒童生活福利大多比同地區父母在市內、省內他市高(圖14)。

          image025.png

          圖14不同親子分離空間下的留守兒童生活福利指標比較

              親子分離空間維度下,三個城市在家務、娛樂與作息、飲食和營養、身體健康、社會交往、自理能力等方面差異顯著,其最高分與最低分差異超過10分(圖15)。

          image026.png

          圖15 不同親子分離空間維度下留守兒童生活福利指標最大差值圖

              在父母在本市內工作的情況下,臺州留守兒童家務得分遠高于麗水、衢州,這是因為相比于麗水、衢州的留守兒童很大一部分寄宿,完全不需要做家務;衢州留守兒童娛樂與作息得分遠高于麗水;麗水留守兒童飲食和營養的得分遠高于衢州、臺州,這與該地區留守兒童大多符合國家對留守兒童的定義而建立了留守兒童檔案,享受留守兒童的各項營養補貼有關。當父母在省內其他城市工作時,臺州留守兒童身體健康得分遠高于麗水;父母在省外工作時,麗水留守兒童零花錢得分遠高于臺州;當父母在國外工作,三個城市留守兒童生活福利指標得分差異顯著。

              4.4.4 親子聯系頻率對留守兒童生活福利影響

              麗水、臺州都顯示親子聯系頻率越高,其生活福利指標得分越高,但此特點在衢州地區并不明顯,其差異顯著(圖16)。當父母與留守兒童每天聯系,臺州留守兒童家務得分遠高于衢州;麗水飲食營養、零花錢得分遠高于臺州、衢州;當父母與留守兒童一周聯系一次時,麗水和衢州的自理能力遠高于臺州,麗水飲食和營養得分最高分,而臺州家務、零花錢、衣著衛生、自理能力得分最高;當父母與留守兒童一個月以上聯系一次時,臺州娛樂與作息得分遠高于麗水,麗水自理能力遠高于臺州,衢州社會交往與衣著衛生遠高于麗水;當父母與留守兒童幾乎不聯系時,臺州自理能力、社會交往得分最高,衢州身體健康、娛樂與作息、零花錢得分最高,且遠高于麗水(圖17)。

          image027.png

          圖16留守兒童在不同父母外出時間下生活福利各指標對比

          image028.png

          圖17 不同親子聯系頻率下的留守兒童生活福利指標最大差值圖

              4.5 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教育福利影響

              4.5.1親子分離形式對留守兒童教育福利影響

              父親單獨外出、母親單獨外出和父母均外出情況下的留守兒童教育福利得分分別為69.85分、64.26分和68.43分,母親單獨外出對孩子負面影響較大,而父親單獨外出的留守兒童教育福利最高,父母均外出次之(圖18)。

              在老師關心方面,母親單獨外出的留守兒童得分最低,而父母均外出的留守兒童此項得分最高。一方面,父母均在外的留守兒童,父母由于較為擔心其情況,與老師溝通較多;另一方面,老師對此類留守兒童群體關心往往會更大。

              在家長關心方面,呈現父親單獨外出的留守兒童獲得關注最多,母親單獨外出的留守兒童次之,父母均外出的留守兒童最差,其中麗水母親單獨外出的留守兒童得分較高,在訪談中得知麗水老師非常重視和留守兒童外出父母的聯系。臺州父母對留守兒童關注主要表現在物質方面,包括報輔導班,購買書籍等,其留守兒童得分也較高。

          image029.png

          圖18浙西南典型地區不同分離形式下教育福利各指標比重

              4.5.2親子分離時間對留守兒童教育福利影響

              在學習習慣上,親子分離2-3年或者4-5年的留守兒童得分最高,因為在分離一年之后,其逐漸適應了留守兒童的生活,開始找到自己的學習習慣與方式。與之相比,親子分離一年的留守兒童學習習慣得分最低,因其暫時還不能接受父母與他們的分離。因調查對象是小學生,其中部分親子分離7年以上的兒童大多是2-3歲甚至剛出生,其父母就離開家庭,父母并沒有存在于他們的學習生活中,因而易出現厭學現象。

              在學習狀態上,親子分離6-7年的留守兒童和分離一年以下的留守兒童得分最高。分離6-7年的留守兒童剛好對應了上述親子分離4-5年的留守兒童學習習慣最好,在其較好的學習習慣下,學習成績也較為優異。在分離一年以下的留守兒童學習生活大多還有父母陪伴,而此刻發生的變化讓其教育福利也有較大變化。

              在老師關心和對老師的滿意度方面,呈現先增加后減少趨勢,得分最高的為親子分離4-5年的留守兒童,因為對于分離較久的孩子來說,老師的關心可能也較少或者已經習慣,因而得分較低。

              在家長關心方面,呈隨時間增加而減少趨勢,但一年以下留守兒童比父母在家對其學習關心要少;在分離6-7年及以上的衢州和臺州留守兒童有上升趨勢,經統計該部分81%為五、六年級的留守兒童,由于升學壓力,父母對其學習關心較多。

          image030.png

          圖19浙西南典型地區不同分離時長下的教育福利各指標比重

              4.5.3親子分離空間對留守兒童教育福利影響

              在親子分離空間維度上,省內其他城市的留守兒童教育福利得分最高,其次是父母在國外的留守兒童,再次是省外的留守兒童,最低的是本市內的留守兒童,可見在親子分離空間距離與留守兒童教育福利關系的規律性不顯著。

              父母在本市內的留守兒童學習的習慣最差,其他地區之間差距不明顯,父母在本市內距離最近,但其各方面得分均不高。在學習狀況方面,國外的留守兒童得分最高,據調查可知,父母在國外的留守兒童閱讀量和學習能力較強,父母在國外的對于孩子的學習也較為重視,同時有足夠的資金支持其購買書籍等。

              在父母關心方面,省外的父母與老師之間的聯系最為密切,父母在本市內的留守兒童各項指標均相對較低。在國外的父母70%概率會每天與孩子聯系,14.29%的在本市內的父母幾乎不與孩子進行聯系。臺州地區只有兩個留守兒童父母在國外,因而樣本的數據不太具有代表性。在訪談中也得知,外出務工給孩子的生活也帶來了巨大的變化,豐富的物質也有利于孩子的學習。

          image031.png

          圖20浙西南典型地區不同分離空間下教育福利各指標比重

              4.5.4親子聯系頻率對留守兒童教育福利影響

              在學習習慣和學習成績上,聯系頻率中上的留守兒童學習習慣得分較高,而幾乎不聯系的留守兒童學習習慣得分很低;在親子聯系時長上面,每次聯系時間越長的留守兒童學習習慣得分也越高;在學習成績上也是如此,每次聯系超過半小時比不到一分鐘的兒童多10余分。根據訪談可知,家長與留守兒童交流中,60%以上是關于學習的,因而經常溝通聯系有利于學生注重學習(圖21)。

              在家長關心方面,親子聯系時間越短、頻率越低,對留守兒童教育關心越少,則對留守兒童的學習提供相應的幫助更少,從而導致留守兒童教育福利的水平較低。

          image032.png

          圖21 浙西南典型地區不同聯系頻率下教育福利各指標比重

          5   存在的問題及對策

              通過問卷調查和實地訪談獲取第一手研究資料的基礎上,分析親子分離對浙西南典型地區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生活福利、教育福利的影響,結果證實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福利發展具有諸多負面效應,包括母親角色確實導致留守兒童營養健康、心理健康問題;親子分離空間尺度為省外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的負面影響較大;親子分離時長1-3年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生活福利、教育福利方面均有較大的負面影響;相比于心理健康福利方面,教師對留守兒童學習關注較少等,因此,留守兒童父母、所在學校、社會、政府等社會主體均應當高度重視與關注這個弱勢群體,寄予他們更多的關愛,從而提升留守兒童群體福利水平,盡可能減小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的負面效應。

              5.1 母親角色缺失的負面影響較大

              母親角色缺失可能會對留守兒童營養健康與心理健康產生較大的負面效應。浙西南三個典型地區的母親單獨外出的留守兒童的心理健康、生活福利、教育福利水平均較低,對留守兒童的負面影響較大。因此,當地政府可以充分帶動周邊農工商發展,吸納地方農村剩余勞動力,推進城鎮化建設腳步,縮小鄉鎮地區與發達地區的經濟差距,使留守兒童母親“離土不離鄉”,就近解決其就業問題,從而可以讓其母親隨時陪伴在子女身邊。

              5.2 省域外親子分離空間負面影響大

              通過上述分析可知,基于省域外的親子分離空間維度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呈顯著的負面影響。盡管父母在省域外工作能為留守兒童提供較好的物質生活保障,但因彼此空間距離較大,彼此相聚頻率較低,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的關注較少,從而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教育無法及時跟進,進而常常導致一些少年犯罪日趨小齡化。因此,地方政府可以對學校留守兒童的生活條件狀況和學習狀況進行登記入檔,對留守兒童狀況進行跟蹤錄入,并對留守兒童心理問題進行歸類;可以在學校建立心理咨詢師對留守兒童的心理煩惱和人際交往問題以及與監護人的溝通和矛盾及時進行疏解開導等,同時可以鼓勵他們參加學?;虬嗉壖w活動,促進彼此的人際情感交流,從而提升其自我心理調節能力與集體歸屬感。

              5.3 首三年親子分離負面影響大

              親子分離初期,留守兒童往往需要逐漸適應家庭結構的變化、生活習慣的變化、情感交流模式的變化等,如果留守兒童無法順利對其新變化進行適應,那么該時期親子分離往往對留守兒童的心理健康福利、生活福利健康與教育福利方面均產生不同程度的負面影響,這在本調查研究中也有重要的體現,如浙西南3個典型地區中,父母外出工作1-3年對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生活福利、教育福利方面均較差,因此,親子分離初期,尤其是前三年,留守兒童父母、學校及社會均應當及時關注到留守兒童的心理變化情況,加強與留守兒童的交流,有針對性地開展有利于留守兒童身心健康的教育活動,激發其學習潛力,激活其健康心智,增強他們生活自信心和心理承受力;社會則要為留守兒童健康成長營造一個良好氛圍,形成人人關愛留守兒童,保證他們與其他孩子一同健康成長。

              5.4 教師對留守兒童學習關注較少

              經上述分析知,非留守兒童對教師的喜愛程度更高,教師對留守兒童關心度不夠。在留守兒童方面僅老師找其談心方面得分高于非留守兒童,說明老師比較關注留守兒童心理問題,但在教學的方面,對留守兒童的關注不夠高;在家訪方面可能由于父母不在家,也降低家訪頻率,這對留守兒童是不利的。因此,學校應當切實做出制度安排,要求教師必須重視對留守兒童學習的情況,定期對其進行家訪,使得留守兒童學習、生活與心理健康等方面福利均能得到顯著提升,減小與非留守兒童的差距。

          6   結論與展望

              6.1 主要結論

              以浙西南典型城市的留守兒童集聚區為研究對象,在問卷調查和實地訪談方法搜集數據的基礎上,分析親子分離對浙西南典型地區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生活福利、教育福利影響,結果表明:浙西南典型地區留守兒童福利及其受親子分離屬性的影響存在諸多共同的規律性:浙西南典型地區留守兒童生活福利水平較高,區域差異較小,而心理健康福利相對最低,尤其母親單獨外出情況下的留守兒童;在親子分離空間維度上,父母在國外的福利水平比省外得分更高等。除此之外,它們也存在一定的差異:

              (1)在總體福利水平上,麗水市的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較低,而衢州、臺州留守兒童教育福利較低。

              (2)在親子分離時長上,麗水父母外出7年以上的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得分最高,而衢州親子分離2-3年、4-5年的留守兒童學習成績卻較好,  而親子分離2-3年對留守兒童的心理健康福利的負面效應較大,與之相比,臺州隨著親子分離時長增大,臺州留守兒童的心理健康福利,生活福利和教育福利均呈下降的趨勢。

              (3)在親子間聯系頻率上,衢州親子間聯系頻率越低,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福利得分越低,幾乎不聯系的留守兒童各方面福利得分均較低,這與臺州市調查結果基本一致,與之相比,麗水市心理健康福利,生活福利和教育福利得分隨著聯系頻率的增加先增后減,可以看出親子聯系過于頻繁和聯系聯系間隔較長均不利于留守兒童的發展。     

              目前浙西南典型地區的留守兒童福利發展還存在諸多問題,包括母親角色缺失的負面影響較大,省域外親子分離空間負面影響大,首三年親子分離負面影響大,以及教師對留守兒童學習關注較少等?;诖?,本課題從政府、社會、學校、留守兒童父母等多個角度提出針對性的解決對策。

              6.2 創新點與未來展望

              課題基于親子分離視角,探討其對浙西南典型地區留守兒童福利影響差異,具有一定的創新性,具體包括:①已有關于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生活、心理健康和教育方面影響的研究結論依然存在諸多爭議,本研究可以為已有的研究提供必要的補充與支撐;③將親子分離不同屬性納入留守兒童福利發展的研究框架中,從而使研究更加深入;④以東部較發達地區為例探討親子分離對留守兒童福利影響,對已有主要針對中西部欠發達地區的留守兒童研究進行有益的補充,這些也是本課題在學術上的承接和創新所在。

              盡管如此,本課題還存在一定的不足或缺陷,如浙西南地區留守兒童集聚區除了已選的三個典型城市以外,還包括金華與溫州,但因時間倉促與精力所限未有涉及;本課題主要探討留守兒童現狀的靜態研究,缺乏時間動態分析等,這也是我們未來研究有待進一步深化的內容。

          秒速赛车公证吗